AsukaSH

一个内心少女的、伪文艺真逗比的、浪漫主义情怀的Sherlock粉。
最近痴迷Kingsman。
手癌晚期,懒癌早期,急需关爱与治疗。
羞涩蠢萌,欢迎勾搭~(。ゝω・。)ゞ

【Hartwin】告白(上)

 一个告白构思了两周写出来还分了上下章,沉醉。。。手癌晚期我需要手癌霜 _(:3」∠)_
 设定:小学师生梗。
 前文请戳1.《放学后》 2.《玫瑰与匕首》 3.《秘密》 4.《深层海流》
 玩坏侦探小说书名第五弹(* ̄∇ ̄*)

正文:
       对于Eggsy而言,16岁是个人生节点。他深刻的体会到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句古老的中国哲理所蕴含的智慧。在Eggsy完成GCSE考试后,他顺利的拿到了中学毕业证,然而继父却不愿意花钱让他继续读A-level课程,更没打算让他去读大学,最最可恶的是还把他赶出家门,理由是16岁的男孩就应该独立生活,继续给他生活费已经仁至义尽了。妈妈拗不过继父的决定,只能偷偷把存了足够学费的银行卡塞给Eggsy,给Eggsy离别拥抱的时候告诉他欢迎随时回来。看着妈妈满眼的心酸与无奈,Eggsy的愤怒与对成长的渴望达到了顶点。Eggsy准备先把行李寄存在Harry家再出门找一份管吃管住的暑期工作,然而Harry得知此事之后却坚持让Eggsy住在自己家——


     “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Eggsy。”


       Eggsy突然觉得被赶出家门从某方面来讲也不算很糟。


       Harry的博士答辩通过了,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开始在大学试讲选修课积攒教学经验,为将来做Eggsy的大学老师铺路。而Eggsy通过一个暑假的努力终于攒齐了读高中的生活费,虽然住Harry家一天三餐根本不用愁,Harry也从来没有让他交水电房租,但是Eggsy却总觉得早点独立总归是好的。
 开学以后两人更加忙碌,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能在聚一起的时间也只不过是吃早餐和吃晚餐的时候,他们格外珍惜能在一起的时光。Harry常常会为Eggsy的成长与青春期的变化感到惊讶,但更多的是欣慰与喜悦,男孩总是会给他很多惊喜,也总是会努力做一些事情博他开心,但是最让Harry感动的还是Eggsy看他时不变的眼神——崇敬,欣赏,憧憬与爱意。


       时光匆匆,Eggsy的高中课程也将顺利结束了,Galahad老师也辞去了kingsman小学的工作,正式成为kingsman大学的Professor Hart了。高中毕业前的最后一件大事就是毕业晚会上的演出了,学校决定今年毕业班在毕业晚会上上演舞台剧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每个班抽签决定表演其中哪一幕,Eggsy班抽中了第二幕。为了保证公平性与娱乐性,班里的孩子们决定用抽签给角色定演员,大家排好队按学号一一上台抽取要扮演的角色的名字。上高中以来,Eggsy跟Charlie的关系缓和了不少,甚至算得上半个朋友了,然而在Charlie抽中朱丽叶这个角色的时候,他还是跟全班其他男生一样赶紧祈祷抽中罗密欧的不是自己。


       事与愿违,最终还是Eggsy抽中了罗密欧的角色签,Eggsy打开纸签之后当场石化,内心深处飘过无数和谐用词。帮忙拿抽签箱的是Roxy,她接过Eggsy手里的纸条后扭头望向了Charlie,高个儿少年瞬间明白了Roxy的意思,要女扮男装也就算了,要跟Eggsy在舞台上互相表白算个怎么回事?高个儿少年当即挥舞着胳膊向老师表示抗议,然而抗议无效,两个少年都很受挫。


       拿着剧本回到家里,Eggsy感到自己脑仁都在疼。倒不是怯场,也不是觉得难堪,毕竟是毕业大戏,他实在没把握能当着上千人的面、对着半敌半友的Charlie深情款款的念台词,万一演砸了那可是全班二十几人的终身遗憾了。


     “吱——啪嗒。”大门被人推开,又被关上。压力山大的Eggsy听到关门声的瞬间突然眼睛一亮,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扑向了门口的人影。





       书房的宽而长的窗台上铺着软软又暖和的毛毯,靠墙的两侧各放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蓬松柔软的靠枕,毛毯的中间放了一个栗木的小矮桌,毛毯与矮桌之间叠放着Harry常看的几本书,矮桌上摊开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原著和散开的Eggsy的彩排剧本,剧本边上有两只并肩放着的骨瓷茶杯盛着红茶,红茶的香气缓缓的从茶杯弥漫向空中。Eggsy端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皱着眉头放下茶杯问坐在小矮桌对面的Harry:“为什么罗密欧的台词都这么长?他就不能简单明了的对朱丽叶说'我爱你,亲爱的朱丽叶'吗?”


        Harry笑着摇头:“这是对爱情的隐喻,你要明白这一点,这是一种思维方式。朱丽叶就是罗密欧世界里照亮一切的太阳,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


       我当然能。


       Eggsy看着Harry,他世界里的太阳正坐在他对面照耀着他,他想象了一下Harry站在阳台上与他互诉衷肠的画面,心突然柔软起来。看见Eggsy的眉头舒展开来,Galahad老师鼓励道:“我们来尝试着念念第一段怎么样?”


        Eggsy捧着剧本清了清嗓子:“。。。那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射倒那妒忌的月亮;惨白的月亮都焦虑得病了。。。看,她悄悄吧手托着她的脸!啊,但愿我是那一只手上的手套,好让我亲一亲她脸上的芳泽!”少年念完便放下剧本,Galahad老师也放下了茶杯。


     “Eggsy,你能形容一下'一见钟情'的感觉吗?”


       Eggsy愣住了,他对Harry算不上一见钟情,从单纯的喜欢到爱是细水长流般的日久生情。一见钟情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他在脑海中搜寻了许久,他第一次见就喜欢的东西有很多,儿时橱窗里面精致可爱的杯子蛋糕、小学毕业时Harry给他定制的同款礼服,初中时Harry用的新款须后水的味道。。。突然Eggsy想到了什么,他指着身上的外套对一脸期待的Galahad老师说:“当我在商店从这件衣服旁边走过时,它就带着了我的心,我在商店里兜兜转转很久之后,即使我知道它不符合绅士的审美,但我还是毅然把它买了下来。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Galahad老师看着男孩身上黑底印着夸张土豪金花纹的阿迪达斯外套,努力绷着脸没有咧嘴笑出来。很快,Galahad老师恢复了平静,点点头鼓励男孩再来一次:“想象你是对一见钟情的对象说这些台词,让我感受到你是真的想亲朱丽叶的脸。”男孩盯着Harry的脸,在Harry的眼睛和嘴唇之间流连几次之后,极高频率的眨了眨眼睛,把台词又念了两遍。


       反复推敲修正了几次,Galahad老师终于对Eggsy念台词时充沛的情感带入表示了赞许,他站起身来,倾身拍拍Eggsy的肩膀:“我们站起来练习怎么样?练练看气息和发声。”男孩顺从的站起来,随Harry走到书房中间。


     “抬头挺胸收腹,两腿打开,两脚站距不超过肩宽。”Harry拍了拍Eggsy的后背让男孩把背挺直,“用丹田发声,胸腔共鸣。试试看。”


      “丹田在哪儿?”Eggsy疑惑的放下剧本,Harry却从他眼前消失了。


      “丹田在这儿。”Harry从Eggsy身后将男孩圈入怀中,却没有跟男孩有肢体接触,除了两只手,它们正轻轻的放在Eggsy的腹部,然后力度适中的按了按。Harry低头说话时跟Eggsy的侧脸贴得很近,Eggsy可以感觉到Harry说话时的气息暖暖痒痒的吹在了他的脸颊上和耳朵里,Eggsy的脸瞬间红透了,他紧张地站在那儿一动都不敢动,Harry身上还余留着一丝淡淡的香水味,它们现在正若有若无的钻进Eggsy的鼻孔。Eggsy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披着人皮的正在燃烧的红心碳,火焰正包围着他,金色的火星在Eggsy的脑袋里跳跃,他用残存的理智举起剧本挡住了自己的脸。


    “放轻松,深呼吸。”Harry磁性又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Eggsy觉得自己的心跳如雷,捏着剧本的手指里的血管也随着心跳的节律在收缩跳动。他尝试着深吸一口气,心跳更快了,他努力屏住呼吸平复心跳。


       看着连耳朵都红透了的少年,Harry勾起嘴角收回手往后退了半步,心中那个天使小人在得逞的微笑,恶魔小人在怂恿他赶紧亲下去一劳永逸。适可而止,适可而止。Galahad老师绕着男孩走了几步,站定在他面前。


     “再念一次怎么样?罗密欧,想象你对面站着的是美丽动人的朱丽叶。”


       Eggsy微微抬头,从剧本上面露出两只眼睛悄悄打量了Harry几眼,凝神朗诵:“那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射倒那妒忌的月亮;惨白的月亮都焦虑得病了。。”Eggsy鼓起勇气放下剧本,深深的望进Harry的眼睛,“天上两颗最灿烂的星,因为有事他去,请求她的眼睛替代它们在空中闪耀。天上的星变成了她的眼睛,那便怎么样呢?她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黯然失色一样。。。好让我亲一亲她脸上的芳泽!”


       书房的白炽灯没有打开,只有靠近窗台的两盏落地台灯亮着,柔和的灯光透过灯罩笼罩着Harry和Eggsy,书房里并没有壁炉,Harry却觉得在Eggsy的眼眸里看见了闪烁跳动的的火焰,带着炽热的温度,烧进了Harry的心里。那是少年对他的爱意。Harry觉得自己此时身处岩浆翻滚的火山之中,Eggsy眼中的火焰是滚烫的岩浆,汹涌的涌进心里,暖暖的,却并不伤人。Harry刚才试探戏虐Eggsy的心思此时全没了,笑容凝固在脸上,又渐渐消失,眼神里的温柔怎么也抹不掉。


       思绪在心中涌动,Galahad老师努力戴上名为“欣慰的笑容”的面具:“进步很大,Eggsy,你让我刮目相看,眼神和语气都很到位。今天很晚了,明天我们再继续后面的内容,好吗?”


       失落。这是Eggsy此时唯一的感受。


     “好。”男孩顺从而艰难的开口,委屈的情绪像一盆凉水浇灭了心中烧得通红的碳火。Eggsy转身离开的时候Harry正坐在窗台上的矮桌旁凝神琢磨剧本,丝毫没有抬头看他一眼的意思,Harry的侧脸在台灯柔和的灯光下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Eggsy看着有些失神,他眨眨眼睛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开口——


     “晚安,Harry。”Eggsy想在最后得到Galahad老师的一个笑脸。


     “晚安,孩子。”Harry依然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Eggsy有点失望的走出书房,手指勾一勾门把利用惯性把门关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门吱呀一响,Eggsy的衣角闪过门缝。Harry手里的书已经放下,他注视着男孩离去的背影,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涌上心头。


TBC
算得上半个 @_青宬_ 点的假面之下互相试探表白的梗?罗密欧去参加朱丽叶家的宴会的时候是带着面(jia)具(mian)的~

首先,是例行表白时间。 @叮叮叮柠  太太我宣你 (づ ̄ ³ ̄)づ,蹭大腿~
然后,昨晚粉丝满百了~小透明内心激动又喜悦~谢谢大家么么哒~
 @沈云归 太太是第一百个粉丝~请太太点梗 (●′ω`●)
最后,我想能看到这里的一定也是真爱,也请愉快的点梗和提供思路 ✺◟(∗❛ัᴗ❛ั∗)◞✺~我会努力哒么么哒。

评论(8)
热度(72)

© Asuka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