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SH

一个内心少女的、伪文艺真逗比的、浪漫主义情怀的Sherlock粉。
最近痴迷Kingsman。
手癌晚期,懒癌早期,急需关爱与治疗。
羞涩蠢萌,欢迎勾搭~(。ゝω・。)ゞ

[Kingsman][Harry/Eggsy]铠甲(八)(完结篇)(蛋蛋养成系)

叮叮,我的大腿,一个坑王(不是),机缘巧合的在我人生第一次过阴历生日的时候把我暑假追了好久的养成完结了。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在家准备考试,我今天又正好千里迢迢的从学校回家参加考试,这就是缘分。大腿你的生贺没有迟到,因为是缘啊!缘啊!缘啊!么么么~等你番外哟~

叮叮叮柠:

我我我……我更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的存在了……


其实这章写了有段时间了,但是我一直在结尾的部分犹豫不决,加上三次元真的是太忙,所以迟迟没发,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迟到的粮。也是最后的完结章。


享用愉快。


【八】


Eggsy是在Harry离家的第三天发觉出事情不太对的。


他抱着一桶快过期的薯片窝在沙发里盯着电脑屏幕出神,胃里空荡荡的灼烧感不屈不挠地提醒着男孩这是他第三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和Harry离开的时间一样。Harry是不怎么让Eggsy吃那些膨化食品的,优雅的英国绅士坚持说那不健康,然后他穿着深灰色条纹的围裙从厨房里端出一份份精致的食物,不忘淡淡地为乐颠颠跑来的男孩拉出椅子,然后他们就会在柔和的灯光下共进或许不丰盛但绝对称得上是营养美味的一餐。Eggsy吞下一块牛排悄悄地看着Harry,觉得老绅士的脸部线条都因为橘色灯光的笼罩变得柔和起来。


薯片的味道并没有Eggsy想象的那么好,男孩吃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想着不知是他挑错了口味,还是被Harry日益精进的厨艺宠坏的味蕾已经不再适应这些速食食品了。但这也正是他觉得奇怪的地方:Harry的工作很忙这他是知道的,虽然他始终不太能理解一个靠手艺吃饭的裁缝到底为什么需要频繁地加班或者出差,但就像Roxy告诉他的那样,人总得有些秘密。不寻常的地方在于,不管Harry去什么地方出差,他都会提早告诉Eggsy,并且过于耐心地把Eggsy几天的生活起居都安排好——至于Eggsy需不需要那是另外一回事。可是这次Harry的离开几乎算得上是不告而别,没有留言,没有清早留在餐桌上的早餐,甚至连电话打过去都是不在服务区。


这不科学。


我的表白把Harry吓得离家出走了?……


Eggsy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光着脚从沙发的一头走到另一头,被他扔在一边的薯片随着他的脚步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然后哗啦啦地撒到了地板上。


他忍不住开始回想那个散发着马提尼味道的晚上。他在威尔森公园的湖边给了Harry一个吻,听到Harry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时冲动地跑到酒吧喝了个烂醉,至于后来怎么回的家,他唯一能记得的就只是Harry温暖的怀抱和宽阔的脊背,酒精让他的大脑一片混沌,等他彻彻底底地醒来,空荡荡的房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裹上Harry的酒红色浴袍跑到Harry的房间,Harry不在那里,窗帘已经被拉开,床上被收拾得很整洁。他忍不住走过去拉开Harry的衣柜,除了几套常穿的西装和几条领带之外Harry并没有带走什么。Eggsy有点泄气地一屁股坐在了Harry的床上,心情比整个的火腿煎蛋被J.B偷偷吃掉还差。


现在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还是在昨晚的表白几乎算得上是失败的情况下。


不过坦白讲,Eggsy是不太会被一次表白的失败打败的。十二年的时间足以让他看清Harry,这个外表温文尔雅的男人绝对不像他给人的感觉那样好说话,他有些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和原则,安全接触范围内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绅士,一旦不小心越了界,Harry绝对会优雅轻巧地把你说得,或者打得,巴不得滚回家去找妈妈。


而他,Eggsy,绝对是Harry那个不能触碰的底线中最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Eggsy回想着他出车祸的那天Harry焦急而暴躁的样子,颇为心机地弯了弯嘴角。他就是有理由相信,Harry对他绝对不是Percival对Roxy那样的叔侄亲情,不为什么,他就是相信。


至于Harry的拒绝,Eggsy看着Harry床头和他的合影冷静地想,那不过是在告诉自己不要泄气,毕竟那个照顾了自己十二年的老绅士在别的事情上可以很果断,一遇到和自己有关的事儿就会变得小心又谨慎。Eggsy觉得他可以等。


但是已经三天了,没有电话,没有短信,甚至连其他人的转告都没有。如果Harry真的是去出差了,这未免显得太不正常。


就算他是在生气或是考虑也不可以。


Eggsy有点慌,Harry不是那种感性主导大脑的人。毫无音讯的原因有两种,如果不是因为无法面对,那一定是Harry出了什么意外。Eggsy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Harry的消失绝不是因为前者。


而Merlin的电话就是在那个时候打过来的。


 


那伙敢在南非明目张胆地贩毒的亡命之徒不好对付,这是Harry在看到那辆从街角直冲向Eggsy的车时就已经知道了的。一群犯罪分子为了摆脱Kingsman的追查不惜当街撞伤Eggsy,这种行为与其说是在向Harry示威,不如说是赤裸裸的威胁。


但是这么重的包围和火力,是Harry和Merlin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一千多页的任务资料已经是Merlin能找到的全部资料,大魔法师就算再怎么努力,刻意摆脱了网络建立起来的犯罪和情报网络依然极难追查。Merlin看着Harry被一众佣兵包围在教堂里,握着马克杯的手心里居然冒出了冷汗。


“Galahad,”Merlin迅速调出了教堂所有摄像头的监控,“二层,两点和九点方向两台重机枪。一层的佣兵有将近87人,最前面的几人从身手看像是海军陆战队的队员。”魔法师忧心忡忡,“这次的目标是下了死守要你的命。”


“恕我直言,Merlin,”Harry以教堂的风琴为掩体迅速击毙了几名敌人,“Galahad最不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让对手如愿以偿。”


“何况是在这次的目标还伤害了你家可爱的小男孩的情况下?小心所有窗户的狙击范围,对方可能会在周围的建筑物里设置狙击手,我在尽快查找。”Merlin一面快速分析着透过Harry的眼镜传来的战况,一面和Harry开了个玩笑。


“Absolutely.”


老旧的风琴根本禁不起多少枪弹,混战开始没多久Harry就被逼得节节后退,对方人数实在太多,Kingsman的装备再先进也难以抵挡近一百人的进攻,何况这群人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宗教信徒,而是一群训练有素且战斗力极强的佣兵。Harry几次想要从火力最弱的地方寻找突破口,又几次都被疯狂反扑的火力逼退。他反手抄起一根金属管狠狠插进一个佣兵的喉咙,借着力道闪身躲过一颗子弹,紧接着把那具尸体挡在身前,抽出对方手里的枪冲着杀红了眼的敌人们一阵扫射。


混乱之中Harry听到背后的枪声,多年的训练让他下意识地俯身,然而面前的敌人仍然牵制住了他,他撑开黑伞抵挡攻击,却还是被背后的子弹猛地射中了肩膀。子弹的冲击力使他不受控地向前扑倒过去,黑伞猛地收起,他竭力稳住自己狠命地扭断了面前佣兵的脖子。


“Galahad!Galahad!”Merlin的声音猛地响起,“你还有多少弹药?”


“不算枪械的话,”Harry不顾左臂的伤用左肩抗下一记原本直冲头部的攻击,将打空弹药的枪插进对方的喉咙里,趁转还的间隙劈手夺过右手边那个大块头的枪,“还有两颗手榴弹,和一把破了个洞的伞。”


一向淡定的Merlin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最后的机会,现在你的左前方火力最弱,抓紧一切时间突出重围。”


“好。”一向冷静自持的Galahad说完很快想了想,“Merlin?”


“恩?”


“如果最坏的结果发生了,你可以帮我给Eggsy带句话吗?”


“全力备战,Harry。”


Your boy is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home——And he’s already known.


 


“如果最坏的结果发生了,你可以帮我给Eggsy带句话吗?”


他倒下去的最后一瞬间,脑海里嗡嗡作响的是那句在心里回想了无数次咀嚼了无数次却最终没能说出口的话。他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拼死杀出重围,却没能躲过埋伏在教堂外的狙击手。


意识逐渐抽离的过程缓慢而痛苦,而他竟罕见地觉察出一点慌乱,上次这种慌乱感出现还是他成为Kingsman骑士后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他在撤退中忽略了那个坐在酒吧角落里的年轻女子,一颗从角落里飞出来的子弹险些要了他的命。及至后来他手里沾染了越来越多的鲜血,身上的伤疤结了痂又被新的伤口覆盖,在黑暗中行走得多了,也便不再惧怕死亡。


他不奢望有人会在他死后伤心或是缅怀,也从没想过是否会有人在自己的坟墓前放一朵娇艳的玫瑰。他与死亡相伴而行,这一切本该是宿命。


但这种慌乱感又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他想着家里那个笑起来世界都可以融化的男孩,那孩子不太多愁善感,弯起嘴角的一瞬间足以胜过整片天幕上的星光。那个男孩不太喜欢和别人过分亲近,却最喜欢黏在他身边。他不由分说地跑进他的生活,用十二年的时光让他意识到他已不再是个孩子,他抱着吉他唱着歌,所有的一切Harry都在场。


他早已有了他最珍惜的人。他不愿看到他悲伤看到他难过,他不愿他因为自己的死流下泪水,他想让他一辈子都快快乐乐,他不该是那个站在他的坟墓前黯然神伤的人。


他在意他,喜欢他,恨不得狠狠地抱着他亲吻他,把他狠狠地掰开了揉碎了融进自己的骨子里,他会抚平他所有的伤心和不甘,当风雨来临的时候做他最坚硬的铠甲。


我曾那么害怕我所有的一切会让我失去你。


可是到头来我才发现,更让我害怕的,是我不能继续爱你。


 


“Harry?Harry!”睁开眼睛的一刹那Harry觉得有什么东西撞进了自己怀里,他抬起因为太久的昏迷而有些僵硬的手臂,在男孩毛茸茸的脑袋上方停顿了片刻,终于还是弯了弯嘴角,把手指埋进男孩金色的头发里。


那阳光一样颜色的头发带着淡淡的温暖,触感柔软得让人心尖一颤。


Merlin站在一旁笑着摇摇头,然后了然地转身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足足一个月的守候,Harry如果还是坚持之前的想法,恐怕整个Kingsman都要出动帮Eggsy劝服固执的老绅士了。


“Eggsy?”Harry的声音仍然有些沙哑,他看着怀中男孩的侧脸,乌青的眼圈让他忍不住心疼。


“Harry,我,我……”他的男孩嚅嗫着,脸因为喜悦和窘迫涨得通红。


“我很抱歉,Eggsy。”Harry注视着他盈满了泪水的眼睛,“抱歉让你一个人等了那么久。”


“Harry……”男孩的眼睛里有光芒在流动。


“请允许我,用余下的一辈子来补偿你,好吗?”


Eggsy终于咧开嘴笑起来:“Yes,Harry.”


Yes,my lover.


【正文完】


正文到这里就算完结啦~


 @AsukaSH 迟到的生日祝福ww【真的是很迟很迟了……】不过你看,我还是记得写完它的嘛ww而且是我保证过的HE哦【到底在骄傲些什么……


感谢一直不嫌弃我陪我走到这里的各位~也谢谢所有给我留言点赞的姑娘们,有你们的支持真的超开心ww


可能会有番外放出,依然是叔叔和蛋蛋的温馨日常w


时间嘛……待定【。


总之要谢谢大家啦!抱住每一个你们,么么哒!

评论(2)
热度(57)

© AsukaSH | Powered by LOFTER